SERVICE
/ 奥动服务
策略定位 / logo设计 / VIS设计与执行
VIS实施与管理
企业画册 / 产品画册 / 企业年鉴纪念册
折页 / 海报 / DM单
礼品包装 / 快消品包装 / 农产品包装
新产品包装开发
企业官网设计 / 电子商务平台与推广
网店建设 / 产品摄影
品牌专卖店设计 / 餐饮娱乐空间设计
展会展览设计 / 办公文化
建筑装饰
工业制造
环境能源
涂料化工
政府组织
城市地区
房地产业
交通路桥
农业林业
观光农业
畜牧水产
公益活动
电子电器
互联网络
媒体广告
文化艺术
餐饮娱乐
酒店旅游
家具家私
医药保健
快销食品
保健食品
酒水饮料
商品零售
金融保险
投资理财
电信通讯
教育咨询
科技  IT
美容日化
时尚服饰
珠宝首饰
奥动(中国)品牌设计机构
ADONE VIEW
/ 奥动观点 / 浅谈视觉传达的重要部分“版式设计”

  版式设计是现代设计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视觉传达的重要手段,表面上看,它是一种关于编排的学问;实际上,它不仅是一种技能,更实现了技术与艺术的高度统一。版式设计可以说是现代设计者所必备的基本功之一。

  所谓版式设计,即在有限的版面空间里,将版面零碎的视觉元素进行有机的排列整合,理性地传达相关的信息,并产生感官上的美感。版式设计不仅在传统的二维平面上发挥功用,而且在三维立体和思维的空间中也能感觉到它的效果,被广泛地应用于报纸广告、广告招贴、书籍装帧、包装设计、企业形象(VI)和网页、产品人机界面等所有平面、数字影像的设计领域。优秀的版式设计不仅是对设计元素的简单编排,更是通过设计体现了时代的审美观念、精神风貌和民族的文化传统,为人们营造新的文化观念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因此,版式设计艺术逐渐成为人们理解时代和认同社会的重要界面。

  透过不同的版式设计风格,读者能够看到整个版面的文章是严肃还是通俗,是学术交流还是生活随笔;看到整个版面的个性色彩是内向还是外向,文章内容是深沉还是欢快。版式设计讲究“美感”,每一个线条的曲折粗细是否得当,色彩运用是否调和,插图内涵是否深厚等,都会影响读者的情绪和兴趣。好的版式往往先声夺人,在读者犹豫不决时,悄悄地影响着他的选择。所以,版式设计要充分借助无声的语言去艺术地表现内容,抓住读者的视线使读者产生丰富的联想和强烈的美感。

  版面设计的效果要达到既新颖、美观、大方、雅俗共赏,又与自身定位相结合,关键要抓住以下两点:

  首先要抓视觉。视觉是人的主要审美感官。

  中国汉字字体的设计,从汉字出现就一刻未停的进行着。这种设计是汉字创造过程的一部分,是用符号形式表现思维中已经形成的文字方案的设计行为。从现代人的眼光看来,那是一种不自觉地对字体造型的设计,动机不是怎样将现有的文字写得更好看,而是建立一种不同于含混的图案符号能够更准确的传递信息,记录思维的符号形式。 裘锡圭先生指出:"汉字是以原始社会晚期出现的象形符号为基础,并吸收改造了原始社会晚期流行的一些记号发展起来的……汉字基本上形成完整的文字体系,大致在夏商之际"。在甲骨文和金文中,与中国岩画构图形式和彩陶刻画符号构形相近的字形有很多。

  将文字与字体的设计,插图或图形的创意,文字与插图的编排这三种设计元素或手段综合运用,通过人的视觉感官来传达信息的设计活动,是现代人对平面设计这一名词作的基本定义。

  中国设计师头脑中的知识储备是产生灵感的基础,创意重在表达,版式就是要让人理解产品所传达的信息,看懂设计师的设计意图。同时,伴随着计算机在设计领域中的广泛运用,设计师的作品可通过计算机表达多种形式,可以使设计师在很短的时间内可处理大量的文字图形信息,进而不断地激发设计师的创作灵感,拓展思路,开辟版式设计的新领域。

  古今中外,人们对它在审美中的地位给予极高的评价。俄国唯物主义哲学家、文学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在《生活与美学》一书中说:“美感是和听觉、视觉不可分离地结合在一起的,离开听觉、视觉,是不能设想的。”版面上每一个具体可感的对象,其背景、色彩、线条等形式因素,只有通过视觉才能引起人的感受。对于内容不同、风格各异的图书报刊来说,不通过阅读,当然不会知道其内容是否精彩,可读性强不强。读者一般是先粗略地翻一翻,一个富有时代感、新鲜感的版面设计带来的视觉刺激,自然会成为吸引读者的重要因素,这也就是说版式设计具有“广告效应”。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如果再有一个设计新颖的版式,不更能够增强对读者的吸引力,更充分地展现自身的个性特征吗?欧美各国的图书报刊就很讲究“视觉”效应。他们常常采用整版的图片或者采取插页的办法,来描绘内容要表达的意境。比如,他们出版的文学名著中多有插图,这些黑白或者彩色插图,创造了一个便于故事情节展开的背景,形象地向读者展示了一个现实的场面或一段传奇经历,与文章内容紧密结合,相得益彰,不仅增加了书的可读性,而且多了一些文化韵味。插图与文章好比是绿叶与红花的衬托与被衬托关系,图片是为了表达内容而存在,有时它是文章内容的补充,有时它是文章的注解,在文章中不能直接看到或者体味不深的东西,看了图片却能领悟出来。

  其次要找感觉。感觉的各个因素是渐变的,长可以变短,短可以变长,冷可以变热,白可以变红,苦可以变甜。所以,设计版面还要善于使读者从“无味”到“有味”,找到“感觉”,找到一种享受的美感。齐白石先生画的小鸡,浑身绒毛,栩栩如生,不仅让我们感受到它活泼、稚气的外形,而且几乎听到它的叫声。这就是画家运用高度集中、概括和熟练的绘画艺术,给读者的想象涂上了一层感情色彩。版式设计同样要使读者在欣赏作品时达到这种“情景交融”的效果。在图书报刊中安排大量的图片有直面现实的立体感,让读者“身临其境”,随着情节的发展情感波澜起伏。版面上插图的安排要与文章的内容和谐一致,一篇优美的抒情散文,不能配上一个武打插图。插图还要讲究艺术,给读者留下了联想的空间,值得品味。

  版式设计是现代设计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视觉传达的重要手段,表面上看,它是一种关于编排的学问;实际上,它不仅是一种技能,更实现了技术与艺术的高度统一。版式设计可以说是现代设计者所必备的基本功之一。

  所谓版式设计,就是在版面上,将有限的视觉元素进行有机的排列组合。将理性思维,个性化地表现出来;一种具有个人风格和艺术特色的视觉传送方式。传达信息的同时,也产生感官上的美感。版式设计的范围,涉及到报纸、刊物、书籍(画册)、产品样本、挂历、招贴画、唱片封套和网页页面等平面设计各个领域。

  版式设计的原则就是让观看者在享受美感的同时,接受作者想要传达的信息。最终目的是使版面产生清晰的条理性,用悦目的组织来更好地突出主题,达到最佳诉求效果。 按照主从关系的顺序,使放大的主体形象视觉中心,以此表达主题思想。将文案中的多种信息作整体编排设计,有助于主体形象的建立。在主体形象四周增加空白量,使被强调的主体形象更加鲜明突出。强化整体布局-将版面的各种编排要素在编排结构及色彩上作整体设计。加强整体的结构组织和方向视觉秩序。如水平结构、垂直结构、斜向结构、曲线结构。加强文案的集合性。将文案中的多种信息合成块状,使版面具有条理性。加强展开页的整体性,无论是产品目录的展开嶡版,还是跨页版,均为同一视线下展示,因此,加强整体性可获得更良好的视觉效果。 文字是版式设计中的重要构成部分,书籍不但要达到精神沟通的目的,更需要在两者精神认同的基础上引导,创造新的视觉理念。随着时代经济的发展,装帧设计的应用形式、传播媒介、使用价值、服务对象、创作方法等有了更多层次的拓展,文字版式设计在其中也将呈现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空间给字体视觉元素界定了一定的范围和尺度,视觉元素如何在一定的空间范围里显示最恰当的视觉张力及良好的视觉效果,与空间关系上对不同字体负形空间的运用有直接关系。版面中除了字体这些实体造型元素,编排后剩余的空间即为“负形”,包括字间距及其周围空白版面,也会影响文字版式设计的视觉效果。负形与字体实形相互依存,使实形在视觉上产生动态,获得张力;有效运用负形空间的特点,可以协调书籍的文字版式编排。在安排文字的位置、结构变化与字体组合时,应充分考虑负形的位置与大小。如:方形字体空间占有率相对较大,比较适合横向编排,长字体适合作竖向的编排。同时由于字体本身笔画的多少、结构的不同、方向的不同也会制造出多样的视觉效果。 在我们的视觉空间中,大小不等、多样的字体看似复杂,其实有章可寻,其负形留白的感觉是一种轻松、巧妙地留白。讲究空白之美,是为了更好的衬托主题,集中视线和拓展版面的视觉空间层次。设计者在处理版面时,利用各种方式手段引导读者的视线,并给读者恰当留出视觉休息和自由想象的空间,使其在视觉上张驰有度。字体笔画之间巧妙地留有空白,有利于更加有效地烘托画面的主题、集中读者视线,使版面布局清晰,疏密有致 书籍装帧中的文字有三重意义,一是书写在表面的文字形态,一是语言学意义上的文字,还有一个就是激发人们艺术想象力的文字,而对于设计师来说,第三重意义是最重要的。我们发掘不同字体之间的内在联系,可以以画面中使用的不同字体为基点,从字体的形态结构、字号大小、色彩层次、空间关系等方面入手。

  文字个体形态设计中,所谓的“形”指字体所呈现出来的外形与结构。为使文字的版式设计与书籍风格特征保持统一,选择何种字体以及哪几种字体,要多作比较与尝试,运用精心处理的文字字体,可以制作出富有较强表现力的版面。创造就是集中、挖掘、摩擦然后脱离。文字的版式设计更多注重的是文字的传达性,除我们所关注的“文字”本身的一种寓意外,其本身的结构特征可成为版式的素材。因而要特别关注文字的大小、曲直、粗细、笔画的组合关系,认真推敲它的字形结构,寻找字体间的内在联系。 在书籍装帧中,字体首先作为造型元素而出现,在运用中不同字体造型具有不同的独立品格,给予人不同的视觉感受和比较直接的视觉诉求力。

  从中国人审美心理发展的角度看,史前时代中国人的思维特点首先在汉字中得以体现。使用汉字和改进汉字的过程中,创造汉字和使用汉字,并把汉字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媒介,是审美意识特征引导下的一种创意与创形能力。 即便在汉字被创造之前,华夏先民也逐渐的意识到,在器物表面或平面上同时刻划符号和描绘图形,不仅可以使表达思维和传递信息,更可以丰富装饰效果。 并使得被纪录的内容更准确、更丰富的传达。 文字在物体表面位置的经营意识:观察彩陶纹样和陶文、符号时,我们不能不注意到,对陶器表面符号(或称文字)的刻划位置已经有了讲究,经营符号位置的意识也已经出现了。经营文字或符号在空间中的摆放位置的意识,是文字编排意识的前身。从汉字被创造和使用开始,对文字的编排这一方式被愈发频繁和自觉的使用起来。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配资优选-炒股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期货配资-正规配资平台-冠业配资